推荐频道

了解你生命的迹象,一旦有危险,就会采取措施

2019-02-26
  不用了?不是说要拉水才好嘛。我疑问,但后来我知道,拉水是别人夸大之说,也是护士怕病人拉不干净,才这样说的,其实拉稀完全没有硬块就行了。
  
  小伙子说,拉肚拉的人不行,路都不能走了,发瘫。我没体验,但这灌肠,真的很舒服。第二天,1床拉肚的痛苦就让我亲眼所见亲耳所闻。
  
  午后不过两三点,护士就拿来药,让1床吃,吃过没几分钟,她就拉了,一遍一遍的跑厕所。那第三遍药都没敢吃,就从下午一直拉到第二天早,护士还不放心,说拉不干净,还要灌肠。她说话护士不懂,我就替她说,她拉得太厉害了,不要再灌肠。无数次拉肚后,又不给喝水,1床脸色都变了,真的很痛苦,我庆幸自己没有拉肚,我的体力没有一点损失,虽没吃饭,没喝水,但又吸收了灌肠的水分,这些都为我手术后恢复,打了坚实的基础,看来痴人有痴福呀。
  
  呵呵,文中所思所想,都是我个人愚见,没有考证的,大家莫要信吆。
  
  回病房后,护士又来,为我插导尿管,绑血压器,打针(不知什么针,手术后第三天,那地方黑紫黑紫的,半个手掌大。),吊水,我知道是为手术用的,在门诊,医生就这样说过。但我弄不明白,这打针是麻醉呢还是吊水是麻醉呢?这一点没弄清楚。呵呵,笨。七点四十吧,护士接我去手术室。推床进了手术室,老公和妹妹就被告知在手术门外守候。我忽然很后悔,忘记告诉他们,手术需要很长时间的,不必一开始就在手术门外守候。
  
  一切都还很清醒,我看见无影灯在我上方吊着,小护士为我手术做着各种各样的准备,我的胸前又多了四根了解心电图的管子。一会还要为我接上吸氧管。麻醉师来,告诉我:“一会要为你做动脉穿刺,只是那时,你已不知道,但你醒来会发现手腕上有一大块淤青,那就是做动脉穿刺留下的。”我问麻醉师,“为什么要做动脉穿刺?”
  
  他说:“你用的是全麻,麻醉后就失去了知觉,而我们必须通过动脉的搏动,来了解你生命的迹象,一旦有危险,就会采取措施。”
  
  “我懂了。”
  
  麻醉师走后,那个和我儿子一样大的小护士一直和我说着话,她是个很好很活泼的孩子,说话也总是让我发笑,她说,阿姨一会你就睡着了,待你醒来手术就做完了。我微笑,问她手术要做多长时间?她想想,告诉我不知道。医生来,问我们,说什么了,这么开心?我们互望一眼,还是微笑。时针已指向八点五十,应该是,我看了一下,但之后就睡着了。因为下面发生什么,我一概不知。